鉴于太阳

我的故事可不那麼讓人覺得舒服。它不是那種有著甜蜜歡樂情節的幻想小說。 我的故事充滿了混亂而又難以察覺的陰影,充滿了瘋狂和噩夢,和那些不再自欺欺人地生活的人們一樣。

【クロリン】你我的余生

※观看前请阅览前篇→你一生的故事


经过艰难险阻,我终于来到这里,来到能够改变我们命运的原点,来到一切都仍未开始的这个时刻。这将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之一,它看似微不足道,就像是硬币落在了左手或是右手上那样简单,实则不然。

我攥着口袋中的硬币,踌躇着是否要踏入学生会馆的大门。我很清楚你站在哪儿,多半是因为我已在记忆中回想了无数次这个场景,以至于我对每分每毫的细节都熟知于心。你站在楼阶的阴影中,还差两步就能走到我面前。薄暮被拂去,尚未知晓前路的世界发出轻微的震颤声,黄昏沉落的日光与沙沙作响的树影都与我记忆中别无二致。

我明白……我早就知晓故事的结局,你我即将走上的路途。但倘若在这里作出改...

【クロリン】How I met my Awakener(奥尔迪涅中心)

它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启动者,是在欧尔迪斯荒芜的海底遗迹中。

尽管记忆还不尚明晰、核心也残缺不齐,但奥尔迪涅一眼便在海底风暴的中央望见了将自己唤醒的那名挑战者。银发的年轻人不算高挑的身躯看上去还未长开,浑身却带有一种异常倔强的韧性;一身黑衣上早就满是斑斑血迹,显然在抵达骑神所沉眠之所前经历了数不清的恶战,看上去颇是狼狈。

遗迹的守护者从海底最中央站起,激起的漩涡伴随着震地声雷霆万钧地碾过机体表面,巨大的黑影几乎要将这荒弃的平台也拆得分崩离析。奥尔迪涅静静地观察着这个不速之客,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巨大而沉重的武器,挥舞的方式也显得多少有些吃力,就凭这样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使他单枪匹马地抵达了奥尔迪涅沉...

albion:

终于吃到了下篇,就打了鸡血,,给  @鉴于太阳   太太的激情返图【x

【クロリン】Canary in a Coal Mine(下)

这次全文几乎全是敏感词,请移步链接……

Canary in a Coal Mine


关于标题:

Canary in a Coal Mine,矿井中的金丝雀。

17世纪,英国矿井工人发现,金丝雀对瓦斯这种气体十分敏感。空气中哪怕有极其微量的瓦斯,金丝雀也会停止歌唱;而当瓦斯含量超过一定限度时,虽然鲁钝的人类毫无察觉,金丝雀却早已毒发身亡。当时在采矿设备相对简陋的条件下,工人们每次下井都会带上一只金丝雀作为“瓦斯检测指标”,以便在危险状况下紧急撤离。放在现代背景下,这个形容也有“危险的预兆”的意思。

【クロリン】Canary in a Coal Mine(上)

细雪飘进窗内,夜晚的托利斯塔依旧沉浸在学院生与镇上居民重逢的喜悦中。连月来帝国中持续的内战使这往日安逸的小镇也蒙上了阴霾,但自从托尔兹军官学院完全宣告解放后,这朦胧的阴影便被一挥而散。居民们纷纷从家中涌出,在街道上摆上热汤与自制料理以犒劳年轻的英雄们;哪怕此刻已是深夜时分,烛光闪烁的民屋内仍传出暖烘烘的热意,那夜晚与鲜花的气息使人沉醉。

在与七组的同伴都交谈过后,黎恩拾级而上,回到第三学生寮的门前。这扇门后承载着许多自己深深珍视着的回忆,与七组同伴们的羁绊也好,协助学生会完成的种种委托也好……光是把手搭在门把上,往日那熟悉的情景便在眼前浮现。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话,回到这里多半有些寂寞吧。但...

【クロリン】你一生的故事

※灵感来自特德·蒋的科幻小说《你一生的故事》

※包括闪III终章剧透以及未来捏造


我曾以为这就是我故事的起点。

这是一个明亮的厅堂,顶上是一个白蓝交错的玻璃天棚,清晨朦胧的光线顺着半透明的棚顶洒落,看起来十分怡人。正中央用四个X形的木架支着一口棺材,上方放着两排尚未点燃的蜡烛。玖莱连日来连绵的阴雨与靠海的气候导致四周角落里的墙纸发皱,室内蔓延着一股潮湿的气味。

小教堂里零零散散地坐着十几个人,我分辨出一个是海边广场的三明治小贩,一个是赌马场的售票员,两个是帝国来的监督官,他们站在角落里,正在窃窃私语着什么。一位上了年纪的司祭站在教堂正中央,宣读着一些惯例的...

【伯爵天草】辉夜姬

※可能会有使人不适的情节,请谨慎观看


这会儿正是巴黎最冷的日子,天空中阴云密布,街道上飘着鹅毛大雪,褐色浓雾中唯有商业街上的窗里闪烁着斑斑红晕。在时钟敲过九次后,行人们无一不裹紧外套,行色匆匆地赶着回家。

此时的城市唯有一处不被寒冷所侵袭,而那正是坐落在第九区的德鲁奥拍卖行——今夜这儿将会举行一场空前盛大的拍卖会,仅对上流社会的贵族以及各国皇室的受邀成员开放。当然,这是对报社宣传时所使用的说法;实际上今夜各大魔术协会的核心人士纷纷派遣特使来到巴黎,所为的便是这场拍卖会上万千奇珍异宝中的“某一件物品”。

我们暂且不谈那接待大厅中穿梭的衣香鬓影,也略过那些巴黎式的交际与酒席;且说这故事的...

圣者的行进(天草中心)

那天夜里,他如往常一样进入祷告室,为后一天的战斗祈求胜利。保护他的卫兵于和室的拉帘前就停下了脚步,在毕恭毕敬地向他行过礼后,便顺势退出了会客厅。

这是间狭隘而脆弱的小房间,四周都用木板封了起来,最靠右侧的墙上有扇极小的窗,隐约能望见外面暗淡的群星。今夜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孤寂、寒冷,尽管已经是入冬后的十一月,但哪怕是在环海的天草群岛上,这也并非是寻常的天气。或许是为了取暖,房间的正中央前前后后地放着三排蜡烛,将熄未熄的光芒在黑魆魆的室内中闪动着,使人感到怵惕。原本居住在这儿的一家三口自发自愿地将房子让给了一揆的总帅,并在这儿开辟出了一块空间,专门供他祈祷使用。

他将手里的烛台放在门后的木台上,...

【言峰兄弟】倒置的耶稣

他的义兄往往会在雾气迷蒙的清晨来访。

尽管这样非正式的见面已经发生过多次,但绮礼时常怀疑这不过是一场祷告后的梦。他的义兄确实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前赴中东,绮礼并没有进一步探听对方行踪的打算;中东此时正处于激烈的交战状态,即便要让圣堂教会的密探寻找线索也显得举步维艰。

但是,倘若真的如此的话,或许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动摇。


(R18部分请移步→倒置的耶稣


毁灭之日已近,癫狂在所难免。

今夜之后倘若死神降临,至少现在与我相吻……

弄臣的头颅

※古鲁瓦尔多2017生日企划:Mood

※剧透到王子R5为止的故事,文中复活后的情节、场景设置全部是妄想和捏造

※借用了《哈姆雷特》的梗,情节接续《加冕

※互动角色:威廉,情绪主题:空虚


第一幕:忠臣

这是个寒冷而又灰蒙蒙的夜晚。城内一片漆黑,天空不见半点星星,黑黝黝的民居此起彼伏地坐落在山坡上,环绕着布隆海德中央铅灰色的城堡。这片领土上笼罩着一种不详的气氛,无论家家户户都紧闭门窗,使本就死寂一片的王城更为沉闷而压抑。

深夜到时,偶尔有一辆马车驶入贫民窟的街巷,车夫手提的烛台此刻便会放射出长长的光束,照射出广场上鬼影幢幢的景象。在这连士兵们都退避三舍的小巷中,一群衣着褴褛的男...

1 / 3

© 鉴于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