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s destructive

渡鸦

一扇彩窗。

在幼年的房间内,除了悬挂满室的动物头颅与森森的白骨外,从天花板到墙根的四壁都被沉甸甸的黑丝绒帷幔笼罩着,但唯有黑色帷幔的最上端有一扇血红色的窗户。只要在光线昏暗的室内点燃烛台,晃动的微弱火光便会映射在半透明的帷幔上,将整个房间都映照成光怪陆离的血海。

倘若半夜有人误闯入了古鲁瓦尔多的寝宫,一定会被那可怖的情形吓得魂飞魄散吧。皇宫内曾经聘请过的几位乳母无不对于这散发着不祥气息的房间退避三舍,光是在白日踏入那可怖的房间就已经足够让人胆颤,更别提在夜晚提着烛台为王子送去晚膳之类的大胆举动了。想来黑王子的可怖称号或许就是那个时候传出的。

但在梦中,古鲁瓦尔多常常重返那熟悉的房间。在幼年时代,太过矮小的王子无法触及那安置得过高的窗户,比起正常的窗棂而言,那更像是昏暗地下室中的一扇天窗。他无数次在深夜中久久地凝视那血红的窗子,哪怕烛台已经熄灭也浑然不顾。黑夜之中,只有那扇窗户透出朦胧的红色月光,显得诡谲而怪异。

而终于有一天,在一个无星也无月的夜晚里头,一只乌鸦驻留在了他的窗边。


(剩下的R18部分请走→渡鸦

 
评论(3)
热度(69)
© 鉴于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