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s destructive

古鲁瓦尔多与镜中王国(一)

从前有个年轻人,希望能得到内心渴望的东西。

当然,这个故事围绕着他那不可思议的经历与冒险展开,任何童话都是这样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得抬头仰望看看星空。在那上头有许多凝视着我们的双眼,它们从很久以前就观察着我们,讲述着有关人类的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这一次也不例外,有一颗星星不慎从空中坠落了人间,拥有了人类的模样。在充满了魔法与幻想的国度为这颗星的坠落而骚动不安时,在另一头的世界里,人类们依旧对未来的事儿一无所知,但尽管他们的故事平白无奇,我们却得把目光投向某一个充满了腐败与战乱的小王国,从那王国里头的事儿开始细细讲述。

因为童话无论何时,都是从一堵墙、一间衣橱,和一面镜子开始的。

 


古鲁瓦尔多与镜中王国

第一节 / 孤影

 



在古鲁瓦尔多所居住的隆兹布鲁王国中,有一堵高高的墙矗立着。

没有人知道那座墙是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也没有人知道那墙的后头是什么。满是青苔与裂痕的灰色石头一块块地累叠起来,久而久之便建成了一座不可动摇的高墙。约有三十英尺的墙重重地包裹着王国的边缘,若是在战争的年代,大概会被用来当做王国镇守都城的堡垒吧。不过,有些顽皮的孩子会在看守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爬上墙,透过墙上石头的缺口窥视另一头的世界——他们说,在墙的另一头是一片枯黄的草地,在更远处似乎还能遥遥望见一片被黑雾笼罩的森林。比起富足而美丽的王国土地而言,那一头显得颓废而可怖,没有人有勇气翻越那堵墙,也没有人曾经抵达过另一头的国度。

但却有人悄悄地传说着,在墙的对面,穿越森林,翻越河流,便会出现比任何幻想故事都来得美丽奇妙的奇妙世界。在那里,动物能够言语,机械能够自由行走,人类不过是最最普通的造物,甚至就连天空中的星星都能够化成人形。只要向星星许愿,它便会实现你的一切心愿。

这个古老又充满了诱惑力的传言被记载在王室图书馆最里头的一本厚厚的魔法书里头,年幼的古鲁瓦尔多曾经爬着长长的梯子,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它翻找了出来。当然那本书的其他部分几乎都是天书奇谭般的胡言乱语,作者似乎还是个对解剖术颇有研究的炼金术师,在书上的大部分都画了许多写实又精致的解剖插图。当然,乳母看见只有六岁的王子津津有味地读着那些部分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即这本书便被国王也锁进了更里头的藏书馆里头。

既然没有书看,古鲁瓦尔多只能将注意力转向冒险。但他很快就发现王国里头的人大多无趣而枯燥,只要和家臣们说上一两句话就让他厌烦,于是他干脆整天闷在自己的地下室里头,研究着动物的尸体。不知为何,只有在接触它们冰冷的身体时,他才感到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慰。之后他发现那阵快乐的感觉在自己亲手弑杀动物时达到了巅峰,于是他常常偷偷跑去森林里头捕猎,以消磨无聊的时光。当然这件事被国王发现后,王室内便立刻传闻说古鲁瓦尔多是个被死神缠身的可怕王子,只要接近他的话,一定会被死亡所诅咒的。

这个流言传开后,国王与王妃日日夜夜都为他们最年幼的孩子而焦虑不安。哪怕已经口头警告过他多次,但也不起任何的效果。眼睁睁地看着时光流逝,最年幼的王子不仅不像他的大哥一般擅长战斗,也不像是他的二哥一样擅长智谋,在这样一个以战争为生的国度里头,古鲁瓦尔多的种种行迹都太过不寻常,再这样纵容他下去的话,整个王室多年来所积攒的荣耀与资本一夜间便能瓦解。于是古鲁瓦尔多的两位王兄提议道,将他关在王室地下室里最最黑暗的一个房间中,钻研剑法与战略一个月后,再将他释放出来。

这样的点子令头疼不已的国王与王妃十分赞赏。于是不出两天,古鲁瓦尔多就被迫从自己温暖舒适的房间被扔进了那狭小而黑暗的地下室里。他并不在意房间的舒适或否,但这儿的四周都摆放着一摞又一摞无聊的书籍,这让他满心的不情愿。

在这个时候,他听见房间的深处响起了一声隐约的响动。该不是有鬼吧?古鲁瓦尔多担心地想道,虽然的确厌倦无聊的生活,但和鬼相处还是有点勉为其难。他静悄悄地把手伸向自己短短小小的佩剑,准备和里头钻出来的巨龙、大章鱼或是吸血鬼一决胜负。

但在漫长的等待之后,什么都没发生。反而从深处钻出了一点幽幽的亮光,在幽暗的房间里头,唯有那粼粼的光亮显得如此诱人。不,这一定是敌人的陷阱。古鲁瓦尔多想道,书里写着,那些狡猾的怪兽都会耐心地等待着猎物的光临,一旦接近它们,它们就会立刻杀掉任何看起来对他们有威胁的对象。他在原地犹豫了片刻,既然看起来有威胁就会被杀掉,那乔装成善良无害的模样就没问题了吧!如果里面真的有什么怪物存在的话,也必须得亲自除掉才行。身为小王子的责任感使他用力拉上兜帽,将自己乱翘的头发全部理进了帽子之后,他就悄悄地一步又一步接近了那房间的深处。

就像是在召唤他一般,那光亮愈发明亮起来。似乎被什么压住了一样,那光芒时明时暗,看起来极其不稳定。在接近了之后,他小心地伸出手摸索着四周,原来是一堆满是灰尘的旧书挡住了那阵光亮。于是他使上最大的力气,使劲地一本又一本搬走那些比他的两只手还大上许多的书本。最后在满是灰尘和蜘蛛网的角落里头,古鲁瓦尔多发现了一面矮矮小小的镜子。

镜子的表面如同湖水一般粼粼闪烁着,时不时地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古鲁瓦尔多好奇地伸手去摸,但手指就像是被漩涡吸进去了一般,微微地被一种说不明的力量向里拽去。他赶紧把手指抽出来,把身子弯下来,细细地透过镜子看着里头的景象。

那水面般的画像不甚清晰,但在他用力揉了揉眼睛之后,终于开始变得逐渐明晰起来。在镜子的深处,他仿佛从远处凝望着一座城堡,与隆兹布鲁王国相似,但看起来就和玩具一般小小的。在四周似乎还搭建着像是积木一样的小城墙,看起来十分有趣。如果稍稍转动视线的话,便能看见一片绽放着鲜花的草地,一只洁白的兔子从草地上蹦跳着离开,嘴里念叨着: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

小王子吃了一惊,兔子讲话了!那只兔子在说话!他可从来没见过能说人话的兔子,这让他大感新奇,忍不住想要追上去一探究竟。但就在这时候,他离镜子靠得太近,几乎半个上身都趴在地上,眨眼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镜子里头传来,于是毫无防备的,古鲁瓦尔多便被整个镜子从头到脚地吸了进去。

 

他不断地下坠,下坠,下坠,周围飞起许许多多的书本,从书脊里头散落的书页乱七八糟地被风卷了起来,一页页地向上飞卷着。与此同时长剑、盔甲与一些画像也打着滚儿从他的面前飘过,但很快就又消失在了他头顶的空洞中。他不断地向下掉,就连那些书与熟悉的盔甲都不见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在掉进一个兔子洞里,又像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空中抛来抛去一样。黑暗很快就把他整个人都拽住,向下拖拽而去,下面到底是什么?要把我送去哪里?我再也回不去了吗?被发现了要怎么办?这让他感到极大的不安,忍不住想要哭鼻子。

就在他快要忍不住眼泪的时候,眼前猛地出现一片密密麻麻的树林。他还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头就狠狠地栽进了那片林子之中,树叶、树梢,还有枯槁的枝头,全都和他的脸擦着飞过,随后他就凄惨地落到了丛林的中央。但与他脑中所想象的不同,不仅没有直接砸落在地面上,而是接触到了一个平坦又有点柔软的东西。他用手摸了摸,还有点温度,于是小王子慌忙抬起头来,看见在那森林的地上趴着一个人。

死、死掉了吗?

脑中迅速地飘过这一行字,他连忙收回手,抬起头来望了望四周的环境。他确实是掉进了森林之中,但这一块地面却异常的平坦,就连地上的杂草都呈现出一阵被烧焦过后的深黑色,看起来就像是被什么夹带着火焰的东西烧灼过了一般。除此之外,四周除了树就是树,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人能够来帮忙的样子。在充分地判断了四周的情况后,古鲁瓦尔多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推了推地上趴着的人。

“喂,你……你是谁啊?”

对方一动不动,要不是还有些许的温度,大概真的像是死掉了一样安静。他吃力地把对方的胳膊和肩膀抬起来,想要看清楚对方的脸,没想到在他伸出手要触碰对方的脸的时候,身下本来像是死掉了一样的人突然发出一声模模糊糊的呻吟,这让他立刻条件反射地一把推开那胳膊,灵巧地躲在了一棵树的背后。但对方只是吃痛的翻了个身,然后撑起了上身,用一种奇异的眼神观察着周围。

那是一张青年的脸,看起来和自己的兄长差不多大,但脸上可怜兮兮地印着一道泥巴的痕迹,看起来有点可怜。古鲁瓦尔多警惕地盯着对方,幸好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只是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土,一边喃喃自语地说道:

“这里……是哪里?”

他的头发是橘色的,眼睛也是淡淡的绿色。看起来比自己高上很多,但并不是坏人的样子……古鲁瓦尔多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当他背对着王子时,背上若有若无地闪烁着光亮,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那光亮断断续续、时明时灭,但依旧让古鲁瓦尔多看得入了神。结局是理所当然的,他踩到了一条树枝。

“哇啊!”

“唔!”

两人同时发出音量不等的惊吓声,古鲁瓦尔多立刻拔出腰间的短剑对准这个青年,青年显然也被吓得不轻,但看清他只是个孩子后显然大松一口气,却又露出了一脸紧张的表情:

“你……是人类?为什么人类的孩子会……”

古鲁瓦尔多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也不是很明白他为什么要强调人类这个词,所以只是攥紧了手中唯一的武器,同时不断地向后退去。青年伤脑筋地看着他,两人一时间陷入了一种难言的僵持中。没过一会儿,青年率先投降,像是自我介绍一般说道:

“我是一颗星星,不慎掉落在了这里,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和我一起寻找回去的方法吗?”

“你……说什么?”古鲁瓦尔多吃惊地盯着他,他的手稍稍垂落了一点,但还是十分戒备地注意着青年的动作,“星星?什么星星?”

“喏,就是来自天上的,”青年从善如流地指了指天空,古鲁瓦尔多半信半疑地往天上看去,果然看到了许多闪烁着的繁星,“我们星星每天晚上都会观察你们人类的一举一动,我从几百年前就开始看着这块大陆上发生的种种故事了,不过今天……”

他咳嗽了一声,随后游弋了一下眼神,才说道:

“我看得太入神了,所以……不小心掉了下来。”

“……”

古鲁瓦尔多没有说话,但其实心里已经盘算起了许多的想法。虽然不知道现在自己在哪里,但如果面前这个人说的是实话的话,他也许能把这颗星星带回去给自己的兄长与国王看。连星星都能抓回去的王子,这该是多么一件让自己的父亲与母亲满意的事儿啊!那样的话,说不定他们就能答应把自己从那个黑暗的小房间里放出去了。他这么思索着,随后说道:

“我明白了。有什么可以把你送回去的方法吗?”

“很简单,只要我实现任何人的一个愿望的话,就能回去了,”青年突然恍然大悟地说道,“对了,不是有你在这儿吗?你有什么想要实现的心愿吗?不管是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只要实现了你就可以回去?”古鲁瓦尔多确认道,“不用我拿出什么东西和你交换吗?”

“当然不用!”青年瞪大眼,“我又不是巫师,才不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儿。”

“那好吧,”古鲁瓦尔多装出勉强的样子,说道,“我需要你陪我回去我的国度一趟,让他们见一见你的模样。只要让他们见一面就行,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

星星顿时露出一副困惑不解又有点困扰的表情,他在原地走来走去,似乎在思考这个提议的可信程度。该不会临时变卦吧?古鲁瓦尔多紧张地盯着他,不过青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便勉强地答应道:

“可以是可以……但是只要见上一面,我就得立刻回去。”

“当然,我以王子的名义发誓,”古鲁瓦尔多立刻说道,“我绝对不会言而失信的。”

“王子?”对方又露出那个有点迷茫的表情来,“你到底是……”

“我是隆兹布鲁王国的第三位王子,古鲁瓦尔多,不知道为什么穿过了一面镜子,就到了这森林里来,”古鲁瓦尔多回答道,“你呢?”

青年瞪大了眼,但那吃惊的情绪只在他的脸上闪过了一秒就消失了。随后他犹疑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道:

“我的名字叫威廉。”

“那么威廉,我不认识回去的路,你既然是星星的话,就该认得回到隆兹布鲁王国的路吧?就请你带我回去了。”

他仰起头来,直视着面前比自己高上许多的威廉的脸。他努力摆出了自己能想到的最具有说服力也最具有王族气概的表情,威廉只是叹了口气,随即就拨开丛丛的树枝,带着他向前走去。

在黑漆漆的森林里头,一大一小的人影缓慢地行走着。在他们的头顶闪烁着数不清的繁星,它们全部转移了目光,专心致志地凝视着这两人,似乎在观察着他们一般窃窃私语着。


TBC

 
评论(3)
热度(40)
© 鉴于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