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太阳

我的故事可不那麼讓人覺得舒服。它不是那種有著甜蜜歡樂情節的幻想小說。 我的故事充滿了混亂而又難以察覺的陰影,充滿了瘋狂和噩夢,和那些不再自欺欺人地生活的人們一樣。

伯利恒之星

※UL星际paroRPG《Zvezda》同人

 

嗡嗡的气流在舱内流动着,时不时与机械运转的噪声融合在一起,发出一种奇异而微弱的响动。在安静的驾驶舱中,只有工程师敲击键盘与推动摇杆的声音偶然响起,威廉·库鲁托坐在副驾驶位上,如往常一样记录着航行日志。

在记录完毕的间隙,威廉抬起头来,下意识地盯着那挂在舱壁上的十字架。在马克六型电脑的上方,那十字架散发着冷峻的光芒,在封闭的环境内,上头雕刻的塑像依旧威严而慈悲地俯瞰着他们。这让他想起希吉斯在祷告室内时常握着十字架祈祷的模样,他立在士兵们另一头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一座真正的雕像。但这一闪而过的记忆很快就被泰瑞尔打断了。

“检查完毕,舰长,请允许我开始测试驾驶舱顶部的导航显示。”

在得到威廉的允诺后,泰瑞尔将座舱上的穹顶调至透明,继续调试着其中精密的电子设备。扇形的遮板收起时,巨大的星系与流动的星河便展露在他们的眼前。透过那巨大的椭圆形穹顶,星空在四周缓慢地转动着。尽管不少效命于军团多年的士兵已经在地面训练时便在影像中目睹这壮丽的景象多次,但每一个踏入驾驶舱的士兵却仍会为之震颤。那是神秘的天国,威廉不由得想起自己第一次登上舰船,在穹顶上望见它们的时候,那前所未有的震撼与恐惧将他压倒性地征服的感受。密密的群星拖着光辉在舰船的四周漂浮着,它们绝不是人们想象中那般温顺的星空,反之,它们是缠绕着毁灭光芒的无情死神。他难以想象若是这毫无遮掩的星河展露在人类的面前,人类将会如何对它敬畏、赞叹,甚至顶礼膜拜。

“舰长?”

泰瑞尔问道,随后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有什么问题吗?泰瑞尔。”

威廉测试了一下泰瑞尔方才矫正过的操控系统,他知道在两人独处的场合,泰瑞尔有时总会露出鲜有人知的一面。舰上的生活难免让人感到枯燥和无趣,日复一日的航行对于普通士兵来说或许难以忍受,他们有一方求助于宗教的庇护,另一方则……

“舰长,那些我都已经调试完毕了。”

泰瑞尔把他仍在屏幕上触点的手按下,随后轻声说道:

“这个时候不适合工作,不是吗?”

“说什么傻话,”威廉叹了口气,他一向不太擅长应付对方的这些若有若无的暗示,“作为舰长,我有责任全天候保持警惕与专注,何况,实验狂人实在没有资格说……等等!泰瑞尔!”

工程师慢条斯理地脱掉了他的手套,随即轻柔地亲吻着他的掌心。威廉赶紧想要收回手来,但工程师有点凉凉的舌头随即柔软地舔舐着他敏感的手掌。从掌心到指腹,那再明显不过的性暗示让一向自律的舰长难耐地皱起眉头。在这随时都会有人踏入的驾驶舱内,除了机械运转时的嗡嗡蜂鸣声外,又凭空添上了吮吸的啧啧声与微不可闻的喘息声。

“泰、瑞尔……够了吧!请你放开……”

在对方要将这个吻往手臂上发展时,威廉结结巴巴地说道,随即一把把手抽了回来。工程师饶有兴致地盯着他的表情,舰长深呼吸了几下,才能将方才那莫名的冲动压回去。

“请不要在工作时候做这种事,泰瑞尔技师。”

“那么下班后……”泰瑞尔微妙地顿了顿,“你可以拜访我的实验室。”

“请容我拒绝,”威廉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要说去实验室,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什么好事,哪怕是上次做身体检查时,也凭空多出了许多奇怪的检测事项,虽说是自己拜托对方为自己检查,但那多出的检测未免有点……“今天我还要去巡视新兵的寝室,更新航行日志,规划下一次的航线……”

在这么说着的同时,他突然猛地停了下来。威廉紧紧地盯视着他们上方的航线视图,视线的角隅闪烁着急促的红色——那一小块的警示看起来让人尤为不安。

“预警?怎么会……”威廉喃喃地说道,“这条航线不会经过任何危险区域。”

“万事都有意外,舰长,”泰瑞尔立刻坐回操控位上,调出所有的视图,目光紧紧地追随着那一小块标示红色的区域,“无法检测能量区域与质量,或许是敌人的舰船。”

“不,古朗德利尼亚断然不会派出这样小型的舰队,”威廉沉吟着说道,“把隐形模式打开,我们从右侧接近它们。”

“那样太危险了,舰长,”泰瑞尔语气平淡地说道,“我们尚且无法确认对方的来意。”

“也许是求救者,”威廉皱着眉回应,“确认过之后若没有敌意,就缓慢接近它们。”

泰瑞尔耸了耸肩,似乎已经习惯对方这种以善意做事的基准,但那光点若隐若现,根本不像是普通舰船会发出的求救信号。他伸出手,在整艘战舰以缓慢的速度接近它时,他凑近屏幕,观察着那在屏幕上浮现出的图像。在那逐渐凑近的过程中,似乎能在屏幕上隐约看到越来越让人不安的闪光与吞吐的火舌。

“等等……”

他喃喃说道,在确认到那一闪而过的光点时,他的瞳孔猛然收缩了一下,随即当机立断地一手拉动操纵杆,一手迅速地敲击着键盘,调出所有防御系统——

“泰瑞尔!”

在威廉的呼唤出口的瞬间,他们都感到一阵巨大的能量直接冲过了他们的机体。滚烫的气流扑过他们面前舱口的前沿,将两人都狠狠地压倒在驾驶位中。

“这可不妙,”泰瑞尔喘着气,飞船中所有的警报系统顿时拉响,整个驾驶舱也陷入了一片红色之中,闪烁的机舱内,两人迅速地掰过座椅,威廉坐在副驾驶位上,盯着那迅速扩散到全屏幕的警告。

“一颗恒星坍塌后的遗迹,”威廉推测道,“看来这是它爆炸的余波。”

“哪怕只是余波也够我们受的了,”泰瑞尔快速地说道,“副驾驶和转移时的手工操作就拜托你了。请下命令,舰长。”

“把左弦的动力全部转移到右侧,立刻转移航行轨道。”

威廉命令时,泰瑞尔已经将全部指令输入系统之中。陡然的转向立刻让驾驶舱也陷入了不稳定的震动中。方才的陡转给两人的身体都带来了极大的压迫,泰瑞尔忍住强烈的不适,继续将左翼的所有能量全部转移到舰船的右翼。威廉的手紧紧地攥住那操控的手柄,两人前方的视野中,无数无形的能量波正迎面拍来。他们就如同在海啸中的一艘船般摇摇欲坠,与这滔天的巨大力量做着野蛮而原始的抗衡。

“所有船员保持冷静,立刻做好紧急脱离的准备!”

威廉对准广播命令道,随即猛力转动手柄,让船体向右侧滑去。

当舰艇与那巨大的能量擦肩而过时,他们看见澎湃的爆炸气浪在宇宙中央猛地裂开,如同时空被切裂了一般,在那黑暗的帷幕狭间,静止的空间与时间将那光球瞬间扭曲成一个巨大的空洞。光波与可怕的火光瞬间充斥着整个空间,那强烈的光亮就像是要把所有黑暗都吞没一般向外快速蔓延着,驾驶舱的上方顿时弥漫着扑面而来的炽热巨浪,整艘舰船都在这气流中剧烈地晃动着。

“继续右转!”

威廉厉声命令道,死死地将手柄向右转去,死神的羽翼刹那间掠过了他们,转而咆哮着将那爆炸的星体猛地拢在掌心中。火热的碎片、气流与漩涡掀起了巨大的能量,就如同炼狱般的可怖场景几乎能让任何人类都丧失理智。这是死神收割生命的瞬间,恒星在此走向毁灭,那巨大的光球就有如一轮放射着的太阳。但在下一瞬间,一切都向那黑洞中收缩而去。凶恶的黑洞眨眼间便将星球的残核也吞没,光也好,黑暗也好,时间、空间,一切能用语言命名的概念都在消失,一切都在此飞速地奔驰向尽头。

他的手心出了汗,当那汹涌的黑色一瞬间从他们头顶越过时,威廉几乎觉得自己失去了呼吸的能力。在那几秒,黑暗吞没如遮盖屋顶。他们是渺小的谷壳,那黑洞的边缘便是鸟儿尖长而凶戾的喙。闪耀着怪异光彩的通路汹涌地将他们包裹,而且不断有闪着光的碎片在那狭窄的两侧渗涌进来。

在那一刻,时间是静止的。在这没有尽头也没有开始的洪流中,他与泰瑞尔都恍然不知时光的流逝,只是全神贯注于逃离这生死攸关的瞬间,以至于爆炸的气浪擦过他们,舰船上的照明恢复正常时,两人才稍微回过神来。

“你还好吗?泰瑞尔。”

他下意识地问道,工程师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随后转过头来看着他。两人的目光在那高度紧张与恐惧的余韵中相触了,随后泰瑞尔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舰长。”


(剩下的R18部分请走→伯利恒之星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鉴于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