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is destructive

【クロリン】How I met my Awakener(奥尔迪涅中心)

它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启动者,是在欧尔迪斯荒芜的海底遗迹中。

尽管记忆还不尚明晰、核心也残缺不齐,但奥尔迪涅一眼便在海底风暴的中央望见了将自己唤醒的那名挑战者。银发的年轻人不算高挑的身躯看上去还未长开,浑身却带有一种异常倔强的韧性;一身黑衣上早就满是斑斑血迹,显然在抵达骑神所沉眠之所前经历了数不清的恶战,看上去颇是狼狈。

遗迹的守护者从海底最中央站起,激起的漩涡伴随着震地声雷霆万钧地碾过机体表面,巨大的黑影几乎要将这荒弃的平台也拆得分崩离析。奥尔迪涅静静地观察着这个不速之客,他的手中握着一柄巨大而沉重的武器,挥舞的方式也显得多少有些吃力,就凭这样的能力,究竟是什么使他单枪匹马地抵达了奥尔迪涅沉眠的场所?

苍之骑神居高临下地望去,而当这渺小的人类与骑神的双目相接时,那双鲜红的双眼中窜出一种异样的情感。

那是野兽般的杀意,某种不经收敛、纯粹而狂暴的欲望。

 

——你渴求力量吗?

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在那位魔女的协助下,年轻人总算是千钧一发地通过了骑神试炼。他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看上去似乎已在女神座前来回了一趟。

奥尔迪涅例行公事般,通过灵力直接与启动者的大脑沟通。这必经的流程是每台骑神与启动者签订契约时的口令,要是用人类的语言来形容的话,大概就是契约书一类的陈词滥调。一旦契约成立,他们的命运便会息息相连,共享战力与记忆,直到启动者迎来死亡的那一日。要是由奥尔迪涅自己来评价的话,这实在是算不上一桩理想的交易:苍之骑神的力量还未完全觉醒,长年累月的沉眠使它不得不消耗大部分的灵力来维持核心的运转;原本苍蓝的机体锈迹斑斑,诸多机能也尚且无法使用。方才那集中力量的一击其实就已经几乎让它无法动弹,只能半跪在自己的启动者面前。负责指引那年轻人的魔女似乎也对这一点心知肚明,但她只是笑吟吟地站在一边,似乎丝毫没有要打断的意思。

但是,面对这显然是十分不合理的条约,年轻人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我需要你,需要比现在还远远更为强大的力量,”他的语气冰冷,似乎在刻意将自己的声音压低,“就在这里和我签订契约,《苍》之骑神。”

——那么,契约就此成立。

魔女举起法杖,散发着柔和白光的魔法阵随之将一人一机包围。当光芒散去时,奥尔迪涅望着自己的契约者摇摇晃晃地直起身来,直朝着出口走去,似乎方才的战斗和一番折腾已经让他抵达了体力极限。

“库洛,”魔女笑着喊住他,“你该不会以为与骑神签订契约就一劳永逸了吧?要记住,奥尔迪涅的精神、力量乃至战斗技巧都与启动者息息相连。要是想尽快达成复仇的话,你本人也不能松懈喔。”

年轻人的背影顿时一僵,但他显然也是控制情绪的高手,这一闪而逝的不耐被小心翼翼地隐藏在面具般冰冷的神情之下。被叫做“库洛”的启动者转过身来,再次望了一眼半蹲在自己面前的巨大机器人。暗流汹涌的深海之中,骑神昏暗的影子投射在他的正上方,颤动的光线透过光怪陆离的迷宫顶层直射向奥尔迪涅额前金色的冠冕,折成几道鲜明的影子。骑神没有说话,来自远古的威严气息无声地将他包围,看起来颇为悚然。

沉默地打量了自己的骑神一会儿,年轻人伸出手碰了碰它的腕部装甲,语气生硬地说道:

“请多指教,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自己的启动者真是个怪人,奥尔迪涅想着。


(剩下内容有敏感词,请移步→苍之骑神也能梦见启动者吗?

 
评论(7)
热度(79)
© 鉴于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