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太阳

我的故事可不那麼讓人覺得舒服。它不是那種有著甜蜜歡樂情節的幻想小說。 我的故事充滿了混亂而又難以察覺的陰影,充滿了瘋狂和噩夢,和那些不再自欺欺人地生活的人們一樣。

丛林之外

发布了长文章:丛林之外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丛林之外》

地心引力

有时在漫无止境的航行中,人会做一些荒诞的梦。

在第一次登上舰船工作时,我在房间里整整呕吐了三天,没法进食,没法出门,更没法习惯外头那悬浮着的巨大星球给人带来的压迫与反胃感。多数士兵在初次登舰时会被配给一些强制让人入睡的药剂,我便整日依赖注射营养剂与那粒小小的药片入睡,每当注视着那针管里头的药水向下滴落,我就能感到些许的慰藉,好似只有陷入梦境里头才能摆脱这剧烈的不安一般。

在梦里,我躺在一片无边无际的水上。炽烈的太阳投射着灰黄的海风,将冰冷刺骨的海水一波又一波地拍打在我的脸上。海的上头是无边无际的灰色云层,沿着瞧不见的地平线,所有光亮都被铜版画似的线条吞噬。我听见有人在呼喊着什么,他们乘坐着...

泄密之心

然后,我终于死去了。

疲惫、安宁,与那狂躁着的声音终于消失了。生前的一切记忆随着光的消失而碎裂,我所曾经感知到的一切都在黑暗中合拢了起来。

这样就够了。企盼许久的死神终于来临,这让我感到无限的慰藉与安心。于是我放任那力量将我全身吞没,在黑暗中慢慢垂沉下去。

可没过多久,耳朵中就响起了一个声音。我本以为那不过是幻觉,但很快那个声音就占据了我的胸腔,在我的身体内部四处飞窜,重重地敲击着我的耳膜。我开始不安,开始挣扎,试图摆脱着将这心脏压得发沉的情绪,但那沉重的枷锁仍旧将我束缚在黑暗之中。但它依旧在鸣响,并且愈来愈近,愈来愈重,就像是铜钟在疯狂地猛击着塔楼的楼体。直到最后,我发现那声音不是在我...

© 鉴于太阳 | Powered by LOFTER